方木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牡丹亭
一去人难见,芳草天涯桃花扇

发生什么事了?我看的我一脸懵,

我要哭死了,

他俩是不是一起去上厕所了

【獒龙】蝴蝶在水里能死吗?2










夫人,您先请外人先出去罢!我们进屋详谈,还有王宾你也一齐进来,


屋内,张继科趴在床上,听到有人进来,猛的一抬头,嘶的一声,一双桃花眼中顿时布满泪水,这时看起来要让人心疼就有多心疼,张继科心里对于生理上因为疼痛而产生的泪水表示不屑,我一张家大少爷,怎能流出眼泪!抬手便将尚未流出的泪水擦干,大夫人上前看去,只见张继科后背蝴蝶谷中间竟纹出一只栩栩如生的蝴蝶,好似要带张继科飞走般似的!


道长上前解释到,这蝴蝶是张继科出生之时漫天蝴蝶中称王的哪一只,纹在张继科身上自有好处!道长把站在不远处的王宾叫了过来,对王宾说,从此你便叫乒可否?王宾自然是答应的!


张家把道长送到门外,道长便拂尘而去。


回到屋内,张家家主便告知乒不可将张继科其背后的纹身告知他人。乒乓便认真记下。


春去秋来,转眼张继科便长到十八,那双桃花眼已然越来越撩人,看何人都深情似海,倒是让长安城里的姑娘一个个都羞红了脸,张继科在城里一家药铺里打杂,说来也怪自从那年道长来了之后,张家家主便有意的让张继科出门来锻炼自己,这才有了张继科在药铺里打杂的一面,药铺里还有一个人,其人叫陈玘,且剑眉星目,好一张面容,平日里教张继科如何来认识药材和一些平常病的药方,陈玘是三年前来到长安,来到之后便在这里开了这家药铺,张继科本想叫陈玘师父毕竟教了自己!没成想陈玘让张继科叫自己师兄,虽心中有疑惑,但张继科不是那种好问之人,便听从。


科少爷,科少爷!张继科快出来!


哦?乒乓叫我何事?门外张继科的侍卫突然大喊,张继科放下手中之事,出门便看到,乒的手中抱着一个看似伤的很重的年轻男子,便急匆匆的让乒抱进来!


师兄,师兄,陈玘!快出来!

怎么了?何事如此慌张?陈玘从里屋出来看到乒手上的人,脸上竟然出现少有的慌张,抱过乒手中之人进入屋内,但让张继科不解的是自从自己看见乒手中之人后心中竟然会有心绞的感觉,竟然痛到要哭出来,陈玘抱那人进入屋前是不是狠狠的瞪了自己一眼?


眼下张继科也顾不得仔细想这些事情,站在陈玘门前慌乱不已,若不知此事之人,或许会以为人是他打伤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张继科坐在长椅上,屋外下着雨,心里止不住烦乱。


吱,张继科抬头望去,陈玘一脸阴郁的走了出来,张继科慌乱的站起来,陈玘没有交代任何的事情便急匆匆的走了。张继科小心翼翼的走向那扇半遮半掩的门,好似屋内的人是什么可怕的妖怪一般。

看向床上的人,柔和的眉眼,全身一种温润的气质,好似白面馒头一般软软的,张继科心中说到,看到床上的人慢慢醒来,便急急忙忙的倒水,生怕这人醒来之后口渴,便站在床头等着。


这人醒来时,屋外的大雨竟也奇怪说停就停,张继科望向那双眼睛,小鹿般的清澈,竟让他一个汉子脸红,心中止不住的骂自己!


继科儿,继科儿?

啊?你叫我?张继科回或神来,哎?你怎知道我的名字?这人生的真好看啊!心里还是止不住的絮叨。


这!我也不知,为何会知你的名字,面前的少年晃晃的头。


没事!你要是不知就不知罢了!你叫什么名字啊?家住哪里啊?为何会受伤?张继科急忙的问到,好似毛头小子般!


我?我叫马龙,你也可以叫我龙,家?我也不知家在何处,为何受伤,这我也记不清了,面前的少年抱歉的笑到,隐藏了眼中的痛苦。


罢了,你要是想不出来就不要想了,在这里你也可以跟我一样做一个伙计。跟玘哥一起学一些东西,以不至于饿着!


哦?玘哥是谁?是为我诊治的那个人?

嗯!玘哥就是为你诊治之人,只是他刚刚出去,等到一会他自会回来,到时在介绍给你认识,你先躺下罢,要不伤口又裂开,到时玘哥定会骂我,张继科傻傻的笑着,摸摸了马龙的头,转身便出去忙!

屋内塌上的人看似心情并没有那么好,好看的眉头皱了起来,便又舒展开来,淡淡的叹了口气,看来继科儿真的忘了我,等玘哥回来,问问他吧。



若张继科在场定会疑惑?刚才不是还问陈玘是何人,这时却又看似已经相知很久?


门外的人好似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一样嘴里唱着不成调的歌,脸上止不住的笑,看的乒乓浑身鸡皮疙瘩直冒,嫌弃的看了张继科一眼。

刚过半日陈玘便回来,身后跟着一个看似四十多岁的人,进来之后便拽着张继科的领子问,龙仔在哪?快说!都是你干的好事!快说龙仔在哪?张继科被拽的喘不过气,陈玘赶紧把两个人拉开,急忙的说继科儿,这是马龙的师父你叫他秦道长就行,张继科听到这话本身因为莫名其妙的被人拽的气,也消的干净,马上对秦道长鞠了一躬,陈玘看到此景便连忙让张继科去后厨房准备晚菜,张继科磕磕巴巴的答应着,急忙的跑向后厨。陈玘连连劝说着,让那个人的气小了一点,便把人带进马龙屋内。

师父?你怎么来了?昕子没和你一起来?塌上的人,突然听到房门被打开起身就看到打头的玘哥和后面黑着脸的师父。


哎呀!龙你怎能起来,快点躺着,你这次伤的比上次严重,身体不能在折腾了!打头的陈玘急忙忙的把马龙又按到床上,身后的师父哼了一声,说到还算你有点心,看张继科我就生气!

师父,不要则样,继科儿这么多年的为人我们都知道,你不要在生继科儿的气了,马龙辩解到。

知道了,你就知道偏袒张继科,你这一身的伤那个不是因为他,他可倒好,反倒失忆把你忘的一干二净,这怎能不让我生气!

师父,继科儿也是不得以而为之,当年玉皇大帝和那些仙家上下其手,串通一气就是想让我和继科儿跳下凡间,继科儿这才失忆,前两世都是继科儿来找我,这最后一世这次我来找他,带他回去,没成想那东海龙王半路使计谋让我猝不及防所以才伤了身罢。

你啊!秦道长心知劝不过就不在唠叨,别看马龙白白嫩嫩的,给人一脸温和,感觉他都听你的,但是骨子里倔的很,他认定的事情就不会回头,他人都说马龙乖,这哪里乖?是看脸?秦道长无奈的摇摇头。龙仔,那就在这里呆着吧,昕子一会就过来,他也正好下山历练历练。行了,看见你没有事情我也就安心,也好些年没见那肖老道了,这次顺便去看看他!

师父,马龙一听自己师父要去肖道长那里,就知道师父心里的气还是没放下。师父,肖道长也不易,继科儿300年没回去了,他当师父的也是担心不已,知道前些年才找到继科儿的转世,以前继科儿天天气肖道长,有人说肖道长那一头头发正是让继科儿气掉的,陈玘在旁边听到这话,不自然的咳了咳。师父,昂,,你就不要在气肖道长了!马龙顺便撒撒娇,因为马龙知道只要自己撒娇师父就没办法。谁说马龙乖,马龙一点也不乖!

罢了,罢了,你就知道偏袒他们,我这鬓角上的白发啊就是让你气白的!

那也不一定,有可能其中有一些是让昕子气的,马龙暗搓搓的反驳。

你啊,我不说了,一定是张继科那大黑狗给你传染的。陈玘在旁边默默的点了点头。

【獒龙】蝴蝶在水里能死吗?

 

 
 
  传说远处的禁海里有一条通天彻地的龙,从老一辈的人口中得知那条龙的传说已经好些年了。七十多年前还有人说在禁海里看到了那条龙。

  他们说那条龙是触犯了天条,被锁在禁海中,但是每一百年他都会化为人形上岸,有人说这龙啊因为私自动了凡心天庭大怒,另他和其爱人三生三世都饱受有缘无分之苦。

  其实禁海中并没有鱼或者说的更具体的说是没有任何活着的东西,为此有些专家不远万里来到这却没有任何发现,时间一长也没有人来研究了,但是有人却说这海里有东西这海里有蝴蝶。


  这话是我从一个已经期颐的老疯子口中得知,老疯子的真名因为时间长了以早无人知晓,所以我就用老疯子代替了,老疯子的背景还是我在县志上得知,老疯子本是当年名门望族张家的外戚,但当时的张家何其大且其本家已是三世同堂,早以不知多少人,老疯子又是外戚中不起眼之人,本不能进县志也许是机缘巧合,张家的小孙子外出时回到家中便说看中了老疯子让其当自己的护卫,如何看中,县志上并没有记载,也是,县志上怎会记如此小事情,或者归功于自己鸡毛蒜皮的较真,没有看到看中的过程心里始终不是那么好受,便一天一天的找老疯子,希望能得到一些消息,老疯子疯的并没有那么严重,有时也会清醒,我便在他清醒时混个面熟,这一来二去老疯子便记住我了并没有刚开始时的过于防备,但老疯子实在是太老了,清醒时嘴里总是念叨张家小孙子张继科的名字,老疯子的字也许写的不错,因为我在已经破旧不成样子的用泥巴和稻草混合的房子中找到了几张纸和已经脆弱不堪的一本书,刚开始我本以为是老疯子自己写的书和纸,看完才发现只有纸是老疯子写的。

 
  张家小孙子张继科曾救过老疯子两次,当时老疯子并不知他是张继科,当回到家时听说张家小孙子张继科要自己做其护卫时还挣扎的许久,当看到其人之后便认出了是救了自己性命两次之人,从此之后老疯子便只听从张继科的话,或有一丝武侠的之风?张家小孙子张继科本也不是软弱无能之人,也没有其他公子的风气,老疯子便和张继科打打闹闹中的成了朋友,或有些人嫉妒张继科身世的,面容的,便内心动了歪念头,想要除掉张继科而后快,也有一些担心张家势力太过于庞大便想要杀掉张家这个最得宠的小孙子,于是张继科在此环境中功力和逃跑技能逐渐提升。


  这几张纸里写了老疯子如何变成张家小孙子张继科的护卫,其实后面还有一些,但都是平常的一些事情,并没有多吸引人,也是,这并不是写给他人看的,我终于发现我这是看别人的隐私心中不免生出愧疚。

  你在干嘛?

  突然出来的声音,吓我一跳,抬头一看是老疯子,今天老疯子看起来面容竟然有些红润,连意识也回来了,我心中不免有一些不好的预感。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激动的道歉。心中的愧疚更加深了!自己的脸越来越红。

 

  罢了,老疯子沙哑的说出,其实我也没有要责怪你的意思,你看到这些也是缘分。

  其实我一直很想问老疯子禁海中的故事,因为他是这里年龄最大的人了,或许知道更多的事情,有人问过我为何如此痴迷于禁海,我或许也说不清,只是每次靠近禁海心里都会难过!

  由此我在老疯子这里听说了禁海不完整的故事,毕竟他太老了,老疯子把那本书给了我,他说这是禁海的故事,我信于不信都可以,老疯子一遍又一遍的抚摸那本书,老疯子告诉我,禁海中有龙,这我不奇怪,因为我再次来到这里的时候就听说禁海里有龙,但没有想到,老疯子说海里还有蝴蝶,这我自然是不信的,蝴蝶不可能在水里呆着,这比禁海里有龙更没有依据,我笑着说到。没想到老疯子哭了起来,对啊,蝴蝶不能在水里呆着,老疯子想把这句话喊出来,可是他失败了,因为他太老了。

  对啊,蝴蝶不能在水里呆着,回不来了,科少爷和龙回不来了,不知为何老疯子一遍一遍的重复这句话,我慢慢的从屋里退了出来,把空间让给这个已经期颐的老人。


  我回到住处,老疯子给我的书让我止不住的新奇,便急匆匆翻开来看。

  爷爷,好爷爷您就让我出去吧,孙儿定不会淘气,张家每日定会出现的一幕又上演着。

  哦?老疯子原名竟叫王宾,我心中不免有些激动。

  罢了,罢了你就出去吧,你啊,小心点!王宾快跟着继科。

  张继科出生的时候本是秋天,动物都不想出来更别说是蝴蝶了,但当张继科第一声啼哭穿出之后,院落之内竟飞满了蝴蝶,让张家人无不称奇,张继科本是大夫人生下,出生时又有如此奇景,更加被人疼爱,让其他兄弟好生羡慕,张继科长到十五六时,张家门口出现一个道长,说来也怪,这道长头上竟没有一根头发,好似和尚一样让张继科好生笑话,这道长也没有生气,只是慈爱的看着张继科,把张继科看的心里发毛。

  哎,这糊涂徒儿,又将师傅忘掉,不过这气我的顽劣性子却没改,嗨!这道长自言自语的说到,张继科心想这道长真像小蜜蜂般一直说个不停!这话若要让道长听到定会气的头发亮,张继科心想,脸上却止不住的笑。

  张家家主上前对道长做了一楫,便请进屋内,这道长与张家有许多渊源,张家家主在小时便看到过这道长与家父以来往多年,多年来这道长面容竟丝毫未改。

  请,道长竟牵起张继科的手进入屋内,张继科本能想甩开但却没有松开,道长看到此景嘴弯了起来。

  早已过午时屋内三人却迟迟没有出来,屋外的大夫人早已着急,却不敢表露出来,只是一遍一遍的来回走动,张家的老爷子看似表面波澜不惊,心里也是焦急着。


  吱,房门慢慢打开,只有道长和张家家主出来,却唯独不见张继科身影,大夫人早已焦急万分,便忍不住的上前询问。

  夫人,您先请外人先出去罢!我们进屋详谈,还有王宾你也一齐进来,道长转身又进入屋内!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1.人设有点崩坏,文笔不行没办法😭😭,当平行世界看。

2.有撞梗的告知,马上删!

3.若看完有bug的告知,马上删!

4.看完不适的告知,马上删!

5.若感觉人设太过于崩坏的告知,马上删!

6.😳😳😳大獒龙实在是太甜了,看天朝的那朵云就是我!

第11张还是发出啦吧😂

1.那个当平行世界看!人设有点崩坏!😭😭

2.如果有不适请告知,马上删

3.如果撞梗了,告知马上删

4.有bug的话谢谢指出!

5.微獒龙,